Thursday, December 13, 2012

千岛之旅——我是死游客







我从印尼回来了,带着半残差不多要生病的身子。九天的千岛之旅,一切都以经济为主,加上飞机票花了一千令吉左右。成了名副其实的背包客。


去到印尼才第三第四天,我就生病了。印尼的天气跟马来西亚的天气一样善变。中午的时候烈日当空把我晒成一个印度人,然后不久之后又倾盆大雨把我淋了个落汤鸡。自备的雨衣派上了用场,但是没有雨伞却让我得到太阳特别招待,不幸中暑了。


发烧,感冒,咳嗽一起来。本来还以为顶不住了要窝囊地呆在酒店休息度过余生,好在病情一直在控制的范围之内,带上足够的药物,还侥幸地让我在火车站遇到一个免费的医生。撑得有点苦,但如果来到宝山空手而归我会更伤心。





印尼最让我震撼的地方是它的火山。这是我第一次看火山。那是座活火山,还冒着浓浓的白烟。在还没有来之前妈妈一直担心火山会爆发。不过当地人的研究火山爆发科技已经很发达,其实真的不用担心,虽然有时候我的运气有点衰








至于这一次最想看的景点,婆罗浮屠着实有点让我失望。我想这是因为我在去年到过了柬埔寨吧?看到了众多的佛塔,再来这里看婆罗浮屠就会让自己产生不过如此如此而已的感觉。婆罗浮屠虽然是全世界最高最大的塔,但是显然有点孤孤单单。而且门票还要收二十美金,贵死了。


这一篇文章的名字叫做《死游客》。不懂第几天的时候我们一起讨论要把文章写下来,我想不到要写什么,九天的时间有点太长太多东西要记录了。而我又没有好好记录下来,于是我哈拉说我要写一篇《死游客》,纯粹乱写的。本来我想写的题目是《背包客》的,因为背包客是有型,可以自己叫自己爽让自己觉得自己好像很有厉害的。



不过后来还是决定放成《死游客》。“死游客”的由来是这样的。话说这几天天气变化无常,为了让大家的生活多姿多彩兼乐趣不断我想出了一个让同伴们发笑的名词,就是所谓的死游客。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觉得当地人应该都会叫我们“死游客”。乔巴听完之后就一直笑,让我觉得她的笑点真低真幽默。


当他们三餐不得温饱的时候,你还有闲钱来旅行。不诅咒你死游客要诅咒谁?更何况旅程中我们拼命减低消费,根本就让当地人想赚外汇都赚不到。路途想买什么,就拼命杀价才成交。真孤寒。(题外话:我发现我杀价技巧好像越来越纯熟了。说不定有天我可以写一篇杀价法则)


突然想到一个道理,不杀白不杀。不杀而成交,自己是别人心中的“死蠢蛋”;杀了成交或不成交,换来一句“死游客”。“死蠢蛋”和“死游客”,称呼是差别不大,不过口袋内倒是可以省下好多钱。


好了,不写了。没有心情继续。这几天过得充实,但是回来之后有点空虚。跟乔巴借了《读者》来读,里面有一篇丰子恺作品,《实行的悲哀》。我想,那种感觉跟我现在一样吧。科科,得空再写。






笑话时间。


学生们在自习。


有个爱搞怪的学生在朋友后面贴了一张猪脸。


朋友后面的胖妞看见了,笑个不停。


朋友转身回头,问胖妞为什么笑?


胖妞答:“哈哈哈哈哈哈,你后面有一只猪!”





让心沉淀。清晰的心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一切安好。两天后要回学校大扫除。


祝福自己。祝福我的同伴。


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


XD




2 comments:

冬凡 said...

我上一回跟同事游Bali,杀价成了我们的乐趣。。
就如你说的,不杀白不杀。。哈哈

虎宝宝 said...

哈哈哈哈,对,就是这句!不杀白不杀!XD

Post a Comment

 

虎影虎踪 © 2008 . Design By: SkinCo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