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4, 2013

依然盼望,YB姚天和归队



YB姚天和



想到“一毛不拔”的故事。一毛不拔在现代指的是很吝啬,但原本的故事并不是这样的。故事来源是杨朱。大意是这样的,有人问杨朱,如果要他拔掉身上一根毫毛,就可以救到天下的话,你干还是不干?


杨朱说,即使只是微微的一根毫毛他也不干。他的论点是这样的,今天如果领导人要你牺牲一根毫毛来换取天下的幸福,而你答应了,明天他会要你牺牲一只脚,后天甚至他会要了你的命来救天下。一根毫毛虽然微不足道,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他微小而不当一回事。


“一毛不拔”现在虽然成为了贬义的成语,但是它却是我们祖先第一份关于人权的宣言。个人利益很重要。个人的利益是局部利益,不过当所有的局部利益都牺牲了,就没有了整体利益。每一个人都值得尊重珍惜,哪怕他轻如毫毛。


YB姚天和坚持要竞选。我们如果不给予支持,也不应该贬低他,或者抹黑他。更不应该命令他退选不要搅局,要他牺牲自己,我们没有这个资格,更没有这个权利。就像杨朱说的,今天领袖要牺牲他,明天领袖可能就要牺牲你和我,你我愿意被牺牲吗?我们只能给予祝福,只能提供些许微不足道的建议。然后依然盼望YB归队。


真诚希望抹黑的事情不要发生,因为YB姚在这几年真的很用心地在服务,大家有目共睹。虽然道路已经不一样,但殊途同归,目标还是一样的。现在的两大阵营是手背手心,都是肉,任何的抹黑都会让支持者刺痛。



本是同根生




同样的,希望YB阵营也不要以廖泰义是国阵弃将,是见风使舵的候选人这个话题来攻击他。廖是308才转过来的没错,但就能单凭这样来说他是墙头草的话,我觉得有欠公平。蔡锐明是马华转头过去公正党的,我们怎么评论他?就连民联认同的候选首相,安华,也是从巫统出身的,那么我们会不会觉得,他当了民联首相之后又跳回去巫统?


若是觉得跳过来的都是墙头草,那请趁早定下一个党规:凡是曾经加入其它政党的,一律不收入门下。那就解决问题。然后从此再也没有浪子回头,弃暗投明了。这行得通吗?我觉得是不可行的,古话不是说了吗,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如果不能接受别人的过去,就注定无法壮大自己。


如果加入党不久,就不能够被选出来选的话,我觉得这更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们是选人选才?还是选党选“党龄”?加入行动党三十年,不应该成为要当候选人的理由啊。黄德呢?他加入行动党多少年?凭什么他就可以竞选国会议席?


至于说到服务素质,YB姚天和是很努力,不过我觉得廖泰义也着实不差。常常都会在报纸上都会看到他们两个在为人民服务。如果YB姚有90分,我想廖泰义也不会少过80分。还有国阵苏佳斌,也有80分以上。这是好事,有竞争,有两线制的话,人民才是最幸福的。(后廊人万岁!)


不过有个朋友不赞同我说的,他说,其实国、州议员的服务不应该是指路看水沟的,那是市议员的工作。国会议员是上京讨论国家政策,确保国家政策没有偏差,而州议员是讨论州里政策。以广东话来说,其实国、州议员就是“得个讲字”。这里没有贬义的意思,但是如果他们口才了得,能够为人民争取好的政策,那比看水沟修路灯修路更好得多了。


灯坏修灯,路坏修路,那是换汤。一个良好的政策,确保所有设施能够良好发展和维修,那才是换药。所以报纸上看到廖泰义、苏佳斌、姚天和的服务,其实已经“越俎代庖”了。至于为什么大家会认为这是州议员会的任务,这又是另外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依然盼望YB归队


 “为什么不用胜算比较高的姚天和,却要用廖泰义?”


我觉得这个是个定时炸弹,没有在适当的时候解决。是握有生死权的领袖不对。


不过现在,这已经不是一个问题。身为一个领袖,倪可敏既然决定了,就要用人不疑。现在的情况,是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


兵走险着,会不会落得满盘皆落索?人民会在505,给你一个明确答案。


p/s:我有个火箭阿姨。挺姚天和。好久之前我就问他姚天和会不会上阵。因为看到廖泰义也有一直在跑动。提名前几天我也有问他,火箭阿姨说姚天和一定会上阵。不过到最后,姚天和却落选了。


我相信这一次是倪可敏用人太迟疑了,没有早点告诉姚天和没有得竞选,是倪可敏错。每一个角度都有自己黑暗的一面,政治界很黑暗,我们不知道。姚天和付出了多少,我们外人更是无从得知。火箭阿姨一直在尽心尽力,我们也是有目共睹的。妹妹说,针没刺到我们的肉,我们不知道痛,所以我们依然可以说得很轻松。对不起,我寄予YB无限的同情。





回复Misterleaf上一篇的留言。 “公正党没有说不收姚天和。”这句话是倪可敏说的,昨天公正党李文材也说了。我赞同不能牺牲任何人和家庭。但是如果“要把撇开人性的同情及理性”,我觉得这个帽子不应该随便扣。最后,我赞同你的看法,即“我们的选择不应该是被火箭洗脑后的结果”。


回复anonymous,是的,我赞同YB姚的表现很好。却不赞同把廖泰义称为“青蛙”,这是一种抹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最后,我也不赞同“换上霸权倪氏兄弟,不见得会好到哪里去”的说法,因为人性根本不可信,可相信的只有制度,不管谁做头,我们都不应该相信一百巴仙。






让心沉淀。清晰的心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一切安好。


祝福自己。祝福这一次的选举。


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


XD


3 comments:

Chong b h said...

报章上看到倪可敏说姚天和答应只担任一届议员,此事可真?

我是傻佬 said...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番话是倪可敏说的,暂时还没有听到YB姚的反驳。我们也只能在雾里看花。

Smartan Dad said...

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

Post a Comment

 

虎影虎踪 © 2008 . Design By: SkinCo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