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1, 2014

教学一场风波


母亲报案


在宋溪的启明华小求学的两名学生没有完成功课而被老师惩罚。该名男教师要他们在休息节的时候在颈部戴上铃铛,并以“没做功课的牛要吃草”为由把草交给两位孩子手中。孩子带上铃铛后,该名男教师拍了照片,并恫言要放在面子书让大家观看。学生家长知晓此事之后,不满老师以如此侮辱的方式惩罚孩子,所以隔天向警方报案,揭发此事。


在我校一年一度的家协大会中,其中一个家长拿起一早准备好的文稿,提及了此事,并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们的学校。该名家长的孩子面临一些学习障碍,所以希望老师们能够给予足够的体谅。说了一堆话之后,话题烧及我的头上。她指名道姓希望我不要将她的孩子搁在一边不让他跟大家一起学习。



本年度家协大会


当时候虽然听得一塌糊涂,我什么时候搁置她的孩子不让他一起学习?心里虽然忿忿不平,但是要讨论的议案还有很多,所以我也没有去反驳她。她会再家协大会提出,而不是先找相关老师了解详情,目的很清楚,就是她提出这个话题,是一个陈述句,不是要来讨论的。


回到家我自己也反省了一下。我曾经被别人批评,而当时候就是一股冲动地顶撞回去。即使反省也觉得自己总是对的,一丁点也不会错,错的总是别人。如果我还像以前那样顶撞回去,不见得就是我理直气壮。我更应该做的,是反省为何这样的情况会发生。


过了几天,我让自己的心完全沉淀下来,才去找该名家长深入了解详情。我告诉他,我不会把孩子搁置在一旁不让他学习。对我而言,这是一项非常严重的指责。如果我真的把他搁置在一旁,是因为他做了干扰大家上课的行为。我坦白地跟那名家长说,有一次我罚他一个人自己坐在课室的另外一边,因为他用壁虎来吓其他学生。面临这样的情况,我需要给他“冷静”一下。



大家都很专心


跟该名家长交流之后,她给我的反应是正面的。事情以这样的方式解决也算有个圆满的结局。不过我忘了告诉她,有时候需要孩子和教师双方面的说辞,而不是单单只是相信孩子回家说了什么。只听单方面的话,我想对另外一方是不公平的。而且真的不需要把教育局搬出来做后台,因为我行得正站得正,不管搬谁出来我也是这样做这样教这样说的。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特此记录下来,当做教学的一场风波。


p/s:话说该名家长还提到许多课题,包括一个月二十小时补习的二十块钱学费太多?!(嗯,还有谁可以找到更便宜的吗?)。。。还有补习的费用不应该月头就催?!(月头催都月尾才交了,有些更夸张欠上数个月,身为一个负责教书的老师还要兼职大耳窿,谁懂我们的苦衷?)。。长长的一篇稿,一大堆有的没的课题,让大家只能苦笑再苦笑。


外行人都说老师好做,其实他们只是不知道原来教师要兼职保姆保镖保安邮差司机翻译人员收银员工程师会计师书记大耳窿之类有的没的。我只能说,包山包海太小看老师了,其实老师是包天包地的!没有心理准备的,还是别当教师好。


和自家一起去画展,太平湖一画


让心沉淀。清晰的心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一切安好。


祝福自己。祝福所有的老师。


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


XD



1 comments:

Master Chung said...

現在的人很多不像人而是像債主。那像以前的人對老師那般的尊敬。所以現在的孩子能成大器的也越來越少。

Post a Comment

 

虎影虎踪 © 2008 . Design By: SkinCo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