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7, 2014

课程遇见疯婆


都是华跟华,马跟马。

出席KSSR体育课程。已经执行了五年,这是我来的第三次。跟往年的课程,好像都大同小异。学校同事问我去学了什么新东西回来。老实说,也真的没有学到什么。感觉去到那边,就是虚耗自己的光阴。如果有得选择,我宁可留在学校教书好了。


课程在崇华小学举办。顺便去拜访刚刚“升级”两天的老朋友莫老师。这个月江沙小学的副校长一职大风吹,好几个副校长都换了学校。莫老师从要瑶伦小学换到来崇华这一所江沙最大型的华小,我笑说是“升级”了,可莫老师说,是祸是福还不知道。那么大型的学校,可没那么容易掌管啊!


话说课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正在专心地听讲座,有个疯婆娘突然跑进来礼堂。一开始的时候样子并没有什么不妥,还走到了讲师的座位那里,跟另外一个讲师说话。说完话之后,就走到台下来,开始了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我坐在第一排,跟我同一排的还有其他两所华小的男老师。那个疯婆娘走了下来,伸出右手要跟我握手。就只是就跟我握手!我旁边的其他的老师她都不理会。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就伸出手跟她一握。旁边林老师问,你认识她吗?我说,不认识啊!我怎么认识?但是人家伸出手来了,不握好像又好像很不好意思。



与内容无关的教师节


那个疯婆娘陆续走到后面,选择跟几个老师握手,对于别的老师则是视而不见。本来大家都很专心地在上课,但是都被这个疯婆娘吸引住了目光。疯婆娘跟几个老师握手后,就径自走到礼堂外去了。大家反应过来之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旁边的林老师说,我可以去买万字了。因为我算好运了,他曾经遇过一个疯婆娘在巴刹里,会突然送一个巴掌给人家。接着又笑着问我:“如果她要抱你,你会怎样啊?”我也不知道我会怎样,或许我会给她一个拥抱?或许我会尴尬的闪开?这种假设性的问题真难回答。




疯狂的郑捷


回到家里,看到一则新闻。台湾发生了捷运砍人案件。这种事情在美国经常发生,疯了的枪手拿着枪,到校园里面去杀人。突然有点庆幸,这一天遇到的疯婆娘只是跟我握握手,如果她真的拿刀来砍人,那可能今天我就没有那么幸运在这里打着部落格了。


突然又想到林老师的问题,如果今天她不是要来跟我握手,而是要来砍我,我又会怎么办啊?我会像台湾捷运那个见义勇为的男生用雨伞和她对抗?还是我会当地震第一个先跑的范跑跑老师?


学跆拳道的时候有教导如果对方用刀来看自己,自己应该要怎么防守怎么反击。但我想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我会逃命要紧。胆小如我,可能没有那么伟大。或许我会做的是,先确保自己没有生命威胁,才会去制止疯人。用椅子或者其他什么的,从安全的距离丢那个疯人,阻止她伤害别人。嗯,我应该会这么做吧?


哈,纯粹一个假设性问题,假假杞人忧天一下。很佩服那些见义勇为的人,或许有一天我真的遇见了疯汉砍人,但愿我也有那样的勇气,也有那种力量去制止他伤害别人。更希望的是,我有毫发无损的运气。




自家。很好吃的肉丝面包XD


让心沉淀。清晰的心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一切安好。


祝福自己。祝福台湾捷运被砍伤的人。祝福我遇见的那个疯婆。


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


XD




1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This web site really has all the information I needed concerning this subject and didn't know who to ask.


My site: live jasmin

Post a Comment

 

虎影虎踪 © 2008 . Design By: SkinCo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