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 2011

約定一年的Taiping Cup


一年就只有那麽一次,大家得空聚在一起。除夕的那個早上,約定一起出來踢球。那是當年我們最喜歡的運動。去年的發起人是CW11,今年的發起人換成了洋蔥頭。打出的口號是:“come or die”。很想踢球加上不想死,於是我就答應出席。


去年的時間是七點半,太早了,延遲半個小時才到,已然成爲最早到的那一個。今年的時間定得比較遲,八點半,準時到,不早也不遲。看到一大堆人在那裏熱身有嚇到,明明答應出席的只有十一個人。仔細一看,原來是一班比我們更年輕的“小孩子”。


幾乎還沒有熱身,就開始要比賽了。就是和“小孩子”比賽。他們一部分人穿著巴傻的隊衣,好像很厲害醬。不像我們,拉拉雜雜什麽colour的衣服都有。不過也沒有什麽好怕的,難道穿上巴傻的衣服就像巴傻這樣厲害咩?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穿上少林足球的衣服好了。


我們這群“沙場老將”幾乎都出來工作了,365天裏頭,踢球的機會應該沒有超過三次,大家球技退步似乎是意料中事,不過沒想到退到那麽快。甚至連位置都還沒有站定,“小孩子”們就用第一次進攻就進球來告訴我們——你們老了!於是我不得不抄襲了《少林足球》的橋段,傻笑地說了一句:幻覺罷了。


第二球很快也進了,看來刚才的幻觉應該不只是幻覺罷了。雖然他們沒有巴傻那樣厲害,不過對付我們好像也就绰绰有余。CW说:“现在让我们耍球技,应该也过不到场上的任何一个对手。”


到最后,也不知道他们进了多少球,只知道CW给我传了两个好球让我梅开二度,然后我投桃报李地还了他一个。看来在学院的训练还是有点定点功效的,差一点就戴帽的感觉还真不错。


还不到十点我们就没力气踢了。职业球员看似赚钱很容易,但每次要踢上九十分钟还真的不是盖的,没有特别训练的话不累垮才怪。看人家比赛的时候球场好像很小,职业球员一脚,球就可以飞得很远。真正让自己上场的时候,球场好像都没有尽头的。


今天是一场不错的比赛,希望明年还有这样的机会。


p/s:每年三十晚都要守歲,今年也不例外。誰是夜貓子的記得找我。


2 comments:

Ng Chuan Wen said...

其实在KL一路都有踢的
只是今天不习惯没鞋 哈哈

虎宝宝 said...

哈,多謝你今天兩個助攻。XD

Post a Comment

 

虎影虎踪 © 2008 . Design By: SkinCo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