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8, 2011

杀愚公白蚁一家之后的感想





太行和王屋两座大山,方圆七百里,高达几万尺,原来位于冀州的南面,河阳的北面。


山北有位老人,叫做愚公,年纪快九十了。他家的住处正对着这两座大山。他苦于大山阻隔,出入的道路十分迂曲艰难,就召集全家人商议说:我想和你们一起,用尽一切力量去搬掉这险阻,开出一条大路,直通冀州的南部,到达汉水的南面,你们说行吗?


全家人纷纷表示赞同。只有他的妻子提出一个疑问,说:就凭你这点力气,就是像魁父这样的小山包,恐怕都搬不掉,又能把太行、王屋这两座大山怎么样呢?再说,挖出来的那些石头和泥土又往哪里扔呢?
家人七嘴八舌地说:把它们扔到渤海的边上,隐土的北面去。


于是,愚公就率领着三个能挑担子的子孙,凿石头,挖土块,再用簸箕和筐子把石土运到渤海的后面去。就这样从冬到夏,他们才能往返一次。 愚公家搬山的事,惊动了邻居。邻居家的一位寡妇,有个遗腹子,才刚七八岁,也蹦蹦跳跳跑去帮忙。


黄河边上住着一个老头,人称智叟。他以嘲笑的语气劝阻愚公说:你怎么傻到这种地步呀!就凭你这把年纪,这点儿力气,要拔掉山上的一根树都不容易办到,又怎么能搬掉这么多的山石土块呢?
愚公长叹了一口气,说:我看你太顽固了,简直不明事理,连那寡妇的小孩都不如!虽然我会死的,可是我还有儿子呢!儿子又生孙子,孙子又生儿子,儿子又生儿子,儿子又生孙子,这样子子孙孙都不会断绝的呀!而这两座山再也不会增高了,还怕挖不平吗?


智叟听了,无言以对。


山神听到了愚公的这些话,担心他挖山不止,就去禀告了天帝。天帝为愚公移山的诚意所感动,就派了夸娥氏的两个儿子去背走了那两座大山,一座山放在朔东,一座山放到雍南。从此以后,从冀州的南部,直到汉水的南面,再也没有大山挡路了。



****


听过愚公移山的故事吗?


愚公这一家是有毅力加团结的人。毅力+团结,加起来的力量是非常雷人的。


身为老师,我很希望学生们都有愚公这样的精神。





我学校最近出现了一大班愚公。不过可惜的是,这些愚公,不是我的学生。


而是一大群欠揍白蚂蚁!


一只白蚂蚁成不了大事。给一根木头,就够他啃好几辈子。


不过一群白蚂蚁就很恐怖,这家恐怖的愚公白蚂蚁会把我们的学校吃完!


先前是科学室和班上遭殃,手上没有照片。


最新遭殃的是我们的礼堂。


去图。



学校礼堂,白蚁蛀洞之前



校工检视损坏程度



那些小小只,很欠揍的就是那死白蚂蚁



近拍白蚁洞



很像蜂巢



整片板倒塌后的情况










谢大侠说得好。




怪兽多而超人少的时候,我们称怪兽“卑鄙”,鄙视他们以多欺少!


超人多而怪兽少的时候,我们称超人“团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总得来说,怪兽做什么都是不好的。


同样,我管你是什么愚公精神,敢吃我的学校,就是你卑鄙!无耻!下流!


校工把你全家烧光!我在旁边拍手称快!XD


讲完肺话,要将些比较正经的。







六年前,2005911日,吉华K校教师曾文珩踩空遭白蚂蚁侵蚀的天花板,坠下身亡。


他的太太,黄丽根写了一本书,《结巴后的光彩》。老黄生命教育讲座的时候,她曾经来推介这本书。这本书记载着曾老师逝世后,自己和孩子对曾老师的思念。蛮不错一下的。现在又想起了她,希望她和孩子,仍然过得很好很好。希望在看这张帖子的你们,也跟我一起祝福他们。


后来的发展也不懂怎样了。


不过依照常理,大概也能够想象,半津贴华小的命运



大马华小,又岂是万浓华小面临可恶的白蚁问题?


谁说老师做工轻松?不夸张地说,我们也是拿命来博!


该做的,我们都做了。


拍了照,把照片呈了上去教育部。


例行公事的派了官员来看,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之前,只有看到越蛀越多的白蚁洞。




最恐怖的是,我们的办公室,就在礼堂旁边!!!









古人曰:“君子不立危楼之下”。


奈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1 comments:

Mister Leaf said...

多念佛吧。阿弥陀佛。

Post a Comment

 

虎影虎踪 © 2008 . Design By: SkinCo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