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8, 2013

再见了,牙医朋友





在万浓比较少见外地的年轻人,余牙医和我是其中两个。我们年龄相仿,他大我一岁。所以村里的人常常认错我们。我去跑步的时候,常常有人跟我说:“哈罗医生!”我一开始还真丈八金刚莫不着头脑,不懂村民在叫什么,不过后来也习惯了。


也没有想到会被派到来这里工作。我刚到万浓教书不久后,他也被调了过来,顶替之前那个杨牙医。搬来乡下风味的万浓小镇,我们都不是很适应,所以我们就成了难兄难弟。


晚上得空的时候,偶尔我们会相约出来到万浓市镇为数不多的马来餐馆吃宵夜。两个年轻人,没什么地方娱乐,反倒有点像两个老Uncle,喝着Teh Tarik,吃着宵夜,畅谈国家的数之不尽的笑话。


牙医是曼绒县人,来万浓服务一年多,今天是他最后一天在这里服务,然后就调回Pantai Remis去了。昨天晚上和他打了最后一场羽球,吃了他在万浓最后一顿晚餐,吃晚餐的时候我还很不专心地自己在做自己的事情,真不好意思。


离开前他还了我潘俭伟的书《失声的老虎》,借了好久他都还没看完。这本书没有什么煽情的故事,可是我跟牙医说,我看到很想流泪。那是一本好书,本来想潇洒一点送他好了,可是这本书却不是我的,是跟火箭阿姨借来的,没办法,只好跟他要了回来。





除了还书,他还送了我两片CD。我把CD开起来看,都是传教的基督教圣歌。我笑了笑,因为他是虔诚的基督教徒,而我是个佛教徒(+道教徒?)。牙医真虔诚,也很幽默。。我是没什么关系,当天父的儿子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多个父亲疼。所以为了报答他的好意,我会偶尔想念他的,想念的时候就开CD来听呗。XD


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曾经叫我搬去医院里面的宿舍跟他一起住。他的宿舍是独立式的,比我太平家还要大,只有他一个人睡。询问了家人的意见,那时候家人叫我搬过去跟他一起住,因为有个照应总是比较好。而且宿舍那里设施齐全,有热水器,蚊帐,厨房等等。但我当时候就拒绝了。


想到两个麻甩佬住在一起应该也不能插出什么样的火花,插不出火花还不要紧,靠,如果插出火花就够力了不是?好,这一段是乱掰的,可以跳过不看。


其实我也有再三考虑的,家人的意见是好,但也不能不加考虑就全盘接受。的确有个照应是不错的。但是我性格有点孤僻,偶尔喜欢跟人家说个不停,偶尔又会什么话都懒惰说。加上我喜欢三更半夜在那里做运动,冲凉的时候喜欢唱几首歌来助兴等等的怪癖,其实我有点担心会吓到他。


更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考虑牙医会比我早离开万浓,如果贸贸然搬进去跟他住,然后他搬走了我应该怎么办?不就流离失所两头不到岸?搬进去住,然后等他搬走了再搬出来?才不要,所以就拒绝了,嗯,现在证明我是很有远见的啦哇卡卡卡。


因为牙医,我又开始打羽毛球。以前很差,现在也不见得很厉害。但是就可以打得蛮开心,让自己除了跑步之外还有一些可以跟别人一较高下的运动。发现了打羽毛球的乐趣,还有五舅公说的一大堆好处。我一定会把羽毛球练好。


写着写着,自己在一直笑。一年多的相处,其实有好多的故事,可是现在写的时候都不懂要怎么去整理,所以就乱打了一通。不过的确要很感谢这一年有他在,让我在万浓的生活不至于太沉闷,日子过得比较充实。很谢谢他。



最后一段话是要跟他说的。


Eik牙医,祝你事业一帆风顺啦!得空的时候我会去Pantai Remis找你的!让你帮我拔智慧牙!XD



p/s:对了,结束之前打个广告,牙医现在单身。他是个很好的人,因为他是我的好朋友。而且很有上进心,无不良嗜好。长得虽然不够我帅,但是也算蛮帅了哈哈哈哈哈(我真臭屁)。所以有兴趣认识他的人可以告诉我,让我来当个媒人撮合一下。XD





笑话时间。

什么动物最辣?


答案是:鹿。


因为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


鹿辣辣,鹿辣辣,鹿辣鹿辣咧,鹿辣鹿辣鹿辣咧。


哈哈哈哈,很废,不过我好喜欢。




让心沉淀。清晰的心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一切安好。


祝福牙医。祝福自己。


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

XD

1 comments:

QIaN said...

既然要介绍,不是该登张他帅帅的照片吗? --〉青春照。哈哈哈

Post a Comment

 

虎影虎踪 © 2008 . Design By: SkinCo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