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 2013

大选前的j年轻教师讲座




一个星期都在盼望着的星期五被剥夺了半天。教育部发了一封信到学校,规定学校一定要派老师到江沙皇城的大学听一个关于年轻教师的讲座。我们的学校规定要派上六个,二十三岁到四十岁的老师,都要出席。


肚子有点滚,星期五是最让人家期待的一天,却要出席这个什么集会。但是上头的指令,还能做些什么?不去也不行。一看题目Himpunan Guru Muda 1 Malaysia,大家就心里明白,靠妖这还不是因为大选近了,领袖要帮大家的脑冲凉一下。


心不甘情不愿地,不过还是去了。我既来之则安之的本领也是不错的。就当做去寻找灵感吧,反正最近好像没有什么灵感,脑袋就不懂为什么一直放空想着傻傻的。整个二月只写了四篇,创下新低了。不过二月我过得真的非常开心。


回教大学挤满了老师们的车,挤得水泄不通。大会请了首相署部长兼硝山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兹里来。好不容易找到泊车位置,带着电脑希望无聊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这样的场合看报纸的话,是有点太夸张的说。


教育局很聪明,为了不让场面太过冷清,竟然还规定我们到场后要签到。而我到达的时候,还过分到要我们结束了才可以签,破了我一开始想签到后就开溜的意图。签不到名字,只好乖乖地去找位置坐下来。


两个比较好的死党大象哥和大雕哥都没有来。蛇年才开始不久,大家就开始变蛇了。坐在旁边的阿辉哥说,大雕哥没有出席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人不舒服,听到这句话,让我有股冲动想直接去探访大雕哥,毕竟我们都是猪朋狗友好朋友,要互相关心一下啊!



做工了整半天,疲累的身躯遇上了凉凉的冷气,舒服到觉得不睡觉是对不起自己。没有人陪我谈天,于是我只好乖乖地一开始就睡觉。好几个志同道合的老师们也睡着了。没睡着的都在谈天。由于太累了,那些谈天的人,聊得很大声,却丝毫不影响我的睡眠品质。


睡啊睡啊,睡醒了,教育官员说完话了。终于轮到拿督纳兹里说话了。我打起精神,仔细地听。他说我们要支持一个马来西亚,但是要明白一个马来西亚绝对不等同于国阵。他搬出秦始皇的例子,说秦始皇统一了文字让华人都能明白,即使是不同籍贯。而现在我们用一个“1”字来表达理念,让不同族群都可以明白这个理念。




政治人物的口水多过我一个星期喝的水。讲了很多华人和印度人的事。冷笑,每隔几年都有轮到我们觉得我们当家做主比较爽的一次,真难得。只是看整个礼堂,我附近,就只有华人和印度人就那几只小猫,不是在谈天,就是在睡觉。


这一次大选,是我第一次投票。我的第一次,阿吉哥竟然要我等那么久。不需要再听什么讲座,国阵的不需要,民联的其实也不需要,用眼睛看,耳朵听,用心去感受。就知道手中那一票,要投给谁了。





成语笑话时间。


有个人,坐在马桶上吃包。


嗯。


答案是含“包”待放。(含苞待放)


嗯嗯,真可爱哈哈哈哈哈。XD




让心沉淀。清晰的心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一切安好。


祝福我们的国家,祝福自己。


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









XD


1 comments:

jack said...

可惜啊,我不够资格去。哈。

Post a Comment

 

虎影虎踪 © 2008 . Design By: SkinCo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