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 2009

对不起,狗狗

我家附近有许多狗狗

生活营听课的时候,捉狗局(正确的名字应该是市政局?)来佛教会里面捉狗。碧韵跑了出去,我也跑出去,问碧韵:他们可以进来捉狗的吗?这个不是私人地方吗?碧韵说:他们有权力这样做。看过报纸,他们以前甚至会闯进私人住家,开枪将狗打死。而那只狗,只是因为主人没有为它挂上狗牌。

看着一只狗被其中一个执法者用着像捕蝶的绳索套在狗的颈,然后提起来,狗在那里挣扎,那跟吊死犯人没有什么差别。狗不断做最后的挣扎,可是却再也喊不出声音。其他的狗,一哄而散。执法者将狗丢进卡车的后端,然后开走,寻找下一个受害狗。

依稀记得来佛教会的第一个晚上,喝完美禄洗杯的时候,看见路上躺着两只黑狗。路灯照映下,看见一只比较大只,一只较小,都患有轻微的皮肤病。两只狗躺着的姿势一摸一样。以地为床天为被,晚上一定很冷。可是却有种感觉,它们很幸福。

隔一天早上,看到这两只黑狗,还有另外一只黑狗,同样的也是有轻微的皮肤病。我就将他们顺势地归类为同一家的狗,一只爸爸,一只妈妈,一只是孩子。我在那里,吃饱早餐后散散步,那只母黑狗对着我狂吠。不过没有扑上来,福建话说,diam狗咬死人。会吠的狗,通常不会太凶。平常它应该都是被人类欺负,对着我,无力地吠了两三声,然后慢慢走掉。

先前我提起的那一只狗,没注意到是公是母,不过肯定的是三只黑狗里面的其中一只。脱毛的皮肤病肯定错不了。对着执法人员狂吠,却改变不了被捕被消灭的事实。

我很想阻止执法人员。我想告诉他们: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你们不可以进来佛教会捉狗。我们在上课,你们这样的行为很不尊敬。可是我却没有那种勇气去阻止他们。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什么也没做,甚至连泪也没有往下滴,只是觉得心很苦。

如果隐儿在这里的话,我想爱狗如命的她一定会冲上前去阻止他们,而不是像我这样冷血地站在一旁。狗狗,对不起,我没有及时伸出救援之手。希望你早日投胎,来世不要再堕入畜生道了。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隐儿说,我们以后要养一堆的狗。如果经济地方许可的话,我希望能够帮她完成这个愿望。

6 comments:

ce11 said...

心很沉重,仿佛在我的眼前上演着那一幕狗被吊起的画面。。 很可怜很无助很惨对吧。。。
阿弥陀佛,愿它往生净土。

ce11 said...

对了,贝贝的狗牌还在吗?

虎宝宝 said...

虽然他的牌被咬得很烂,不过还总算带着。
他有戴项链,应该不会有事情。

Vince101 said...

其實動物活在這個世界上真的很可憐,youtube可以找到一系列關於動物生命價值的短片,印象中看過“寵物篇”和“食物篇”,有心腸的人看了一定都會落淚。

虎宝宝 said...

vince你的部落格地址是?

晶晶Gracie said...

把那些人也用绳子吊一吊,看他们怎样?人的命是命,狗的命就不是命吗?!真是……有报应的!

Post a Comment

 

虎影虎踪 © 2008 . Design By: SkinCo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