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 2010

看《花木兰》


初次认识花木兰是在小时候。看卡通片,还有故事书。最近认识花木兰,是因为北朝民歌《木兰辞》,依稀能够背上最有代表性的句子: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凭着这一首《木兰辞》,后世编了这样的故事《花木兰》。



假期的时候就出这一部影片,赵薇主演的《花木兰》,可是没有想去观赏这一部影片的心。花木兰,就是那个代父从军的故事嘛,来来去去,也跑不出这一个框框。回到学院却听颜华说,这一部影片很不错。于是,就去跟朋友借来观赏。


结果,浪费了我一个小时四十五分的宝贵时间。


本来我写了长篇大论的,不过乱批评好像不太好,所以就不写了。如果大家不相信我的眼光的话,可以去看一看这部电影。


好,不写批评的话,写一写《木兰辞》,它跟《孔雀东南飞》并称乐府双壁。我们的课程里面有读到这两篇文章。先将原文贴上来,《木兰辞》是个开心的故事,《孔雀东南飞》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

《木兰辞》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 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开我东阁门, 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裳, 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惶。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


脑袋中一直浮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花木兰这样代父从军,好像很孝顺,可是我又想,她的父亲一定很担心她,这样的话,又好像不是很“自霸自为”了?

2 comments:

董百勤 said...

我第一次看花木兰,是看TVB连续剧。有王喜演。
哈哈。

QIaN said...

自霸自为,
很对一下。

Post a Comment

 

虎影虎踪 © 2008 . Design By: SkinCorner